载入中...
http://jiangke.blog.lightingchina.com

江海洋照明行业

4481
关注
212
博文
0
工程案例
会员登录
时间记忆
载入中...
最新博文
载入中...
最新留言
载入中...
友情链接
博客统计
载入中...
【原创】霞浦行色

  在霞浦的两日,每天驱车学着网上的摄影攻略奔走。只是来的不是季节,天公也不作美,就连像样点的阴云也少的可怜,白天只是灰蒙蒙的漫射光。滩涂、渔船、海岸、远山,都失去了动人的光彩。每年最热闹的海带收获季节在四月份,那时候全村的男女老幼都要下海去采摘,生动的劳动场景激发了不知多少摄影者敏感的镜头。如今,海滩上偶尔驰过的机动船发出单调的马达声,似乎也在为我不合时宜的到来嘲讪。

  霞浦以摄影的天堂而著称。这里有连绵的海岸线,有海水退潮后裸露的大面积滩涂;有每日勤于劳作的渔民渔工;有丰富的海产品养殖资源:海蛎、海带、鲍鱼、黄花鱼,都是这里的名产。霞浦并不是一处旅游城市,这里是福建通往浙江的交通干道,在霞浦的北边有太姥山风景区,还有被评为中国最美海岛之一的“大嵛山岛”,可惜我时间匆匆,无暇前往一游。

  清晨4点多起床前往三沙镇赶拍日出下的渔作,天还漆黑,转过山头突然一轮圆月不期而至。月色下的滩涂袒露着金黄色的肌肤,纵横交错别具美感。赶到三沙的花竹村时,天已初亮,码头开始有渔船来回穿梭。金色的霞光轻抚在海面上,一根根直立的竹竿是挂海蛎的生产线。正是这些具有自然美的方格阵列,才形成了长焦镜头下成二维平面构成的美感。海面上没有被阳光照射到的地方是清淡的冷调,正和阳光下的暖色形成阴阳和谐的对比。这是为时不长的好景,阳光去的那么匆匆,天空转眼被积云遮蔽。

  从三沙出来往霞浦县城方向走,中途是东壁与小皓。这两处都是拍摄大场景的地方。海面与远山构成了半封闭的内海,渔民的作业区一直伸展入远海。没有谁按艺术原则摆布的这些竹竿形成了韵律美,在晨风里展现在我面前。“远山近水皆有情”,苏舜钦这句名言暗涌心头。小皓的海岸距离海面有三十米高,站在上面可以俯视作业区画面中一处处的点、线、面变化。设想一下在黄昏夕阳染红西边的云霞,那远山与我对视,中间是波光粼粼渔舟唱晚,多么惹人向往!

  这番折回霞浦,再出发前往南屏、白鹭、围江、仙东、台江,目的地是以大面积集中养殖鲍鱼、海蛎、黄花鱼而有名的东安岛。这一路的景色不用再讲,沿着海岸行走,嗅着咸涩的海风,每一处村落都是渔民兄弟在忙碌的工作。相较于内地的农民,这里的人也许一年的劳动更为繁重。内地的农民一年总有农闲的时刻,而这里我看到的渔民是闲不下来的,现在是收获海蛎的时节,修补丝网、打造渔船也是滩头上很多人忙碌的工作。一辆辆集装箱货车穿行于村庄狭窄的道路上将这里的海产品销往全国各地。随着这些车流我们来到台江的码头,这里是天然形成的内陆海,多达上千户的渔民生息在养殖渔产的竹排上,形成壮观的海上村落。

  我租了一条快船绕着成片的渔排转了一圈,看着渔民忙碌的劳作。也会上了竹排近前去看看海参的养殖、鲍鱼的饲料投喂,因为好奇,也让我这个不喜海味的内陆人大开了眼界。和鱼老板聊起他们的收入、鱼类的喂养、台风的来袭,一年的辛苦。这是一个浮动的村庄,交通工具就是来往的快艇,像公交车一样将人送往各处。我在这养殖竹排上遇到几位凉山来的彝族小伙,今天正是彝族的新年,他们开怀的在屋子里放声唱着卡拉OK,这么远来海上做工,可见经济的发展使得劳动力没有了地域分别。

  沙江镇距离县城不远,这里有摄影迷们追捧的大S湾航道。成片的养殖竹竿间隔着形成了交通的水道,渔船时不时在中间滑过。到了收获海带季节,这里就会拥挤无数的摄影爱好者,大家扛着昂贵的摄影器材,蹲侯那光与影、线与面、水与天所形成的美妙画面。我爬上镇子里最高的学校楼顶,俯瞰全镇面貌。这是一个半岛,三面环水一处有山脉连着内地。对面海上有一架孤山名为竹江岛。恰逢此时日落时阳光撞开云层,将一片片云镶上了金边。一瞬间退潮后的滩涂抹上了一层亮光,画面生动起来,天光云影共徘徊,我的相机也没有了疲倦。

  这是一处保存尚好的古老村镇。当我开车距离很远的时候看到了哥特式的教堂尖顶,走入村子内看到一间间的平矮瓦房鳞次栉比的相接。村子里还保留着上个世纪的木构房屋:进了大门就是一个小小的天井,上面的瓦打开了四方的空洞,光线就从顶上射下来给了庭院充足的照明,这在风水上还有一种讲法叫做“四水归明堂”,用于采集雨水和空气的汇集、交换。教堂是崭新的建筑,这在我走了一路并不觉得奇怪,闽浙沿海地区信仰基督教与天主教本来就有深厚的民众基础。这几年沿海经济发展迅速,自然带来了宗教文化的跟进。像这里就有两处教堂,一处是信仰天主教,一处是信仰基督教,都是村子里最好的建筑。而中国人传统信仰的佛、道、妈祖,就只能跻身与街肆乡邻之间,多是一处没有出家人的小庵。在村子里我看见背景是高大的教堂屋顶下,一个破旧的小庙矗立。紧锁的门户,透过黑黝黝的窗户看进去依稀是妈祖的塑像。室外一个焚香炉上插着稀稀落落的香烛。

  西风东渐,使得传统中国宗教的影响日渐式微。我询问一个刚从教堂出来的大姐,聊了半天也没听出她对于“上帝”有多详细的了解,但她已经放弃了参拜中国文化里的“神”,而选择去礼拜西方的“上帝”。由此可见西方上帝的信仰对于传统中国文化的影响正从下层的民众渐染。但在村里佛、道、妈祖、上帝是和平共处的,佛、道的身家略微寒酸罢了。最后是“上帝”改造了民众的思维习惯处事原则?还是中国传统文化同化了外来“上帝”的存在?这需要时间去验证。

  霞浦,顾名思义这是一个万千彩霞像河流一样汇集的地方。两天的行程让我喜欢上这个多姿多彩的海滨小城。生命需要游历来丰富对于社会、地域的感知。行色在霞浦,诗经上那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仿佛是在描绘这海天中一抹精灵的变幻,诱我深入其间,乐不思返。

  2011年11月12日于福建霞浦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中国照明网·中国照明学会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